蒯大富大字报选

admin 娱乐麻将 2019-09-03 20:19:54 9192

  

  一、关于六月二十七日大会声明;

  二、致叶林同志;

  三、再致叶林同志;

  四、绝食抗议非法政治迫害!

  

  一、关于六月二十七日大会声明

    

  (一)不管怎么样,这次大会起码在客观上是一次政治迫害大会。我希望这是由于工作组调查不周所犯的错误,但愿不是预谋的政治迫害。

  

  建议大家好好学习《做无产阶级革命派,还是做资产阶级保皇派》一文,对照我校目前情况,再认真分析、思考。

  

  (二)我非常体谅、非常理解大多数师生员工对我采取的态度。如果对待反革命,应该这样。你们现在对我恨之入骨,骂我,你们做得对,做得好!

  

  (三)昨天晚上大会的发言者(除我以外),采取了捏造事实、无中生有、造谣撒谎、歪曲事实、断章取义、小事化大、乱下结论等各种卑鄙手法。我将逐个澄清。不过这表明了他们是非常软弱的。

  

  (四)高压政策,本身就是软弱的表现。不过,我再一次表明,对我的效果为零!要我承认我是反革命分子,这永远也办不到!就是上了绞刑架,我也将宣布,我是革命者,我是坚决革命到底的!

  

  (五)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党中央和毛主席在我们身边。我有一千条理由、一万条理由相信,这股黑风将被压倒。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终会弄清楚。

  

  

  (七)再诚恳进叶林同志一言,这样的大会,从根本上来说,是否对文化大革命有利?望您考虑。很可能起著很大的压制作用。

  

  三思啊,同志们!

  

  蒯大富

  一九六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注:叶林:国家经委副主任,原清华大学工作组组长。

  

  二、致叶林同志

  

  叶林同志,你好!

  

  今天,我想对你说几句话。

  

  一,说实在的,我压根儿没有想到,“小小的”蒯大富竟有如此“威力”,不得不使工作组要集中全部精力来把他“压”下去。声势之大是空前的,全校写大字报对付一个人,游行、示威、开全校大会、广播等大手段都用上了。这样的声势对蒋南翔都没有使过,不能不使我敢到“幸福”。

  

  殊不知蒯大富“又臭又硬”,死不屈服。你大概有点心虚了吧?如果心中还很踏实,还有手段没拿出来,那很好,我等著。顺便说一句,我将用我使得出的一切手段应战。

  

  二,你说过:“向工作组夺权,这不是向无产阶级夺权吗?”“向无产阶级夺权就是反革命行为”,“蒯大富要夺工作组的权”,言下之意,蒯大富就是反革命。在你的启发下,“打倒反革命分子蒯大富”的口号满天飞。

  

  我想,您是老革命了。什么是反革命,您一定很清楚。那您凭什么说我是反革命呢?“向工作组夺权”这句话我从未说过,是您强加的。那么凭什么呢?就凭我把毛主席关于政权的思想具体应用到学校来吗?难道就凭我提出“要考验工作组”吗?难道就凭我提出“工作组的大方向有严重的错误”吗?等等,就凭这些我看不能给我戴上反革命的帽子吧。

  

  何况,你们并没有用大量的事实和充分道理来证明你们的“大方向完全正确”,是“毛泽东思想的方向”,反而让那些捏造事实、歪曲事实、胡说八道的人大放厥词,对我进行无耻的攻击,我不能不表示遗憾。

  

  但愿这是您由于调查不周所犯的错误,而非常不希望是你安排的政治迫害。

  

  三,叶林同志,请您挣开眼睛看一看,到底都是谁在全力支持你们?那些从前是保皇的人,摇身一变为“革命左派”,那些投机革命分子成为你们最得力的助手,甚至原黑帮打手叶×等一群,也大喊大嚷:“坚决支持叶林同志!”而那些一直是眼睛最亮的真正左派,对你们提了些正确的意见,你们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大打出手,施加政治压力,使得他们不得不检讨,交代什么“罪行”。我见过非常痛心!我想,这也是您

  

  真正的革命者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吧。

  

  四,看看“六 二二”事件以后的情况吧。原来还有不少同志敢于向工作组提意见,而现在由于高压政策,谁还敢对工作组说半个“不”字呢?你们一来就拼命树立对您和工作组的迷信和盲目崇拜。以后六月二十七日,大会发言有人喊出“反对工作组就是反对党中央”这样极端反动的口号时,台下鼓掌不算,主席台上竟有多人报以热烈的掌声。我实在难以理解。这种高压政策使人们感觉到一种恐怖气氛。我不禁想起当时校党委的高压政策,使人不敢发言,他们怕交不了账,慌忙命令同学“提意见”。处于目前我们学校这种情况,叶林同志,我真替你担心,如果你不谎报的话,你怎么向北京新市委交帐?怎么向党中央毛主席交帐?

  

  五,我希望你好好抓一抓工作组。尽快“统一思想”。已有可靠的迹象表明,在工作组内,有同志支持和同情我们。要抓就抓在前面,抓晚了后,怕到一定时刻,工作组内真正的革命同志,要起来揭发你们领导所犯的严重错误。

  

  敬爱的叶林同志,时间紧的很哪,赶紧安排好计画,准备下一步吧,我耐心地等待著。不知怎么的,我的信心越来越足。拿起毛选,就象毛主席在身边似的!

  

  祝你身体好!

  致

  革命敬礼!

  

  蒯大富

  一九六六年六月二十九日

    

  注:蒯大富六月二十一日在“大家想一想”这张大字报上批了一段话:“革命的首要问题是夺权斗争,从前权在校党委手里,我们和他们斗,把它夺过来。现在权在工作组手里,那我们每个革命左派就应当考虑:这个权是否代表我们?代表我们则拥护,不代表我们,则再夺权。”

  

  三、再致叶林同志

    

  叶林同志,您好!

    

  上次给您的信大概收到了吧,不过没得到您的回音。也许是工作太忙了。

    

  今天,我想再对您说几句心里话。

    

  一,我真佩服您的高压政策过硬,效果也十分惊人。这几天,您大概很高兴吧。除了蒯大富,差不多都被“压”过去了,您还准备怎样对待我呢?

  

  通过这几天的领教,我很体会您大有几手。虽然你们对付校黑党委没有什么大本事,迟迟不安排作战方案,但是你们对付我的过程中,却显得十分精明,计画安排的十分周密。

  

  压上加压,再加再压,这大概是您的传家宝吧。

  

  叶林同志,您现在是否认识到,高压政策对我的效果为零?如果没认识到,希望您能早点拿出更大压力的高压政策,再试一试,看灵不灵。如果您已认识到高压政策不能使蒯大富屈服,那么,您是否考虑换别的一手?

  

  二,切切提醒您注意,您千万不要这样想:蒯大富事件不了了之, 算了吧。

   

  这场大是大非的辩论是你们挑起的。你们的行动严重地损害了党中央、毛主席和北京新市委的威信。我们为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不得不拿起大字报这个极其有用的新式武器进行应战。然而,你们不但不承认错误,反而对我们施加巨大压力,甚至对我们进行政治迫害,将文化大革命引入歧途。

  

  你们现在还想对蒯大富事件不了了之,那是办不到的!辩论你们既然挑起来了,那么下面怎么走,就不可能按照你们的意志行事。叶林同志,我要严正告诉您,如果不把蒯大富事件作出真正符合革命利益的处理,想走为上计,这种想法未免太幼稚了。要战斗,咱们就得战斗到底,不决一胜负,誓不收兵。

  

  三,从六月二十二日到今天,已经十天了。这几天几乎全是搞蒯大富问题。同学们很著急,都说校党委还打不打了?他们要来找我算帐。我说我不负这个责任,要叶林同志来负这个责任。

  

  叶林同志,您大概听到很多群众的呼声吧?他们都说要立即判蒯大富是反革命分子,专我的政。只准我规规矩矩,不准我乱说乱动。您准备怎样对待群众的意见呢?是否感到压力很大?

  

  四,我认为,我对我自己是很了解的。我绝对不承认我是反革命。事实上,你们也拿不出任何罪状来,我心里很踏实,没有一点空虚的感觉,也不感到有什么压力。这是真的。不知您是否相信?

  

  五,我作一种大胆的推测:也许您已经认识到,在处理蒯大富事件中,犯了严重错误,而这种错误是由于调查不周,乱下结论所致的。产生的恶果是严重阻碍清华大学文化大革命的发展。

  

  如果我这种推测是符合实际情况的话,那么您作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应该满足我下面十条要求:

  

  召开全校大会,公开承认自己犯了严重错误,并作深刻检讨。

  

  宣布蒯大富不是反革命分子而是革命者,赔偿我的政治损失。洗刷一切攻击我的大字报,广播我六月二十八日以后所写的所有的大字报全文。

  

  宣布我组原十人及史复有同志不是反革命分子。宣布刘才堂、王铁成、任传仲、张云辉、刘泉及绝大多数曾经支持过我或同情过我的同志不是什么“蒯氏黑打手”,而是革命者,赔偿他们的政治损失。

  

  勒令那些明知内情而蓄意捏造和歪曲事实的人,勒令那些别有用心攻击我的少数人作深刻的交代和检讨。并解除广大群众被蒙蔽状态。(大部分群众,我不责怪他们)

  

  撤销工化系副组长张茜薇同志的职务。撤换化九的四个工作队员,换上新的经过严格挑选的工作队员到化九来。

  

  重新严格审查文革领导机构。剔除那些投机革命分子和不坚定分子。

  

  全面总结工作组进校以来的工作。解释六 二二事件、王铁成变“疯”事件及其它事件。

  

  通知附中及外校工作组,希望他们不要对与我有过联系的人,施加政治压力。

  

  在做到上述事情以后,立即转入打校党委黑帮高潮,拟下详细战斗方案,揪出真正黑帮分子,七斗八斗,猛斗猛冲,穷追不舍,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把我校情况,真实地、详细地、迅速地汇报给新市委及中央,请求指示。

    

  再说一遍,如果您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话,您就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我上述十条要求中任何一条。

    

  六,如果我上述的推测,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话,即现在您并不认识到自己有什么过错,还是“毛泽东思想方向”,那么,也很好,您还按原计划进行。我等著应战。不过我提醒您注意一下,那我就不承认您是调查不周所犯的错误,而认为是预谋的。十条要求已公布于大家,不管到哪一天总会全部满足的。

    

  七,叶林同志,再一次向您表白吧,我的信心更加足。我认为,形势在按照我的估计向前发展。

    

  您已经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把表面现象当本质。希望您不要一错再错,错上加错,错到底。就比如说群众的觉悟吧。广大群众在你们捏造事实、歪曲事实、强加罪名的情况下,处于被蒙蔽状态。但是,尽管大部分群众受骗,我还是十分坚定地相信,在群众中支持我和同情我的人还相当不少。别看他们没有发言,但到一定时候,他们要说话的,他们会喊出真理的声音!清华园内,真正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多的很!他们决不是什么压力所能压倒的。他们必将为共产主义事业顽强地战斗到底。您不相信吗?咱们走著瞧!

    

  现在,清华大学文化大革命已被你们引入歧途,你们已经犯下十分严重的错误。我为了党的利益,为了群众的利益(群众的迫切要求!)我要严正向您提出要求:两天内,对我的两封信作出回答;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对蒯大富事件作出正确的、妥善的处理。如果您不顾党的利益和群众的要求,执意按照你们原来意图行事,想达到你们原来的目的,因而一拖再拖,给文化大革命造成越来越大的损失,那么,我可以老实告诉您,一方面,你们原来的目的永远也达不到,另一方面,群众不会答应你们,我也不会答应你们!咱们把话说在前面,在适当的时候,我将采取强硬措施!到那时,您就可能不可收拾,悔之已迟了!

    

  望您三思,再三思!

  祝您精神好。

  致

  革命敬礼!

  

  蒯大富

  一九六六年七月二日

  

  四、绝食抗议非法政治迫害!

    

  清华大学工作组:

  

  我现在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现在享有不可侵犯的人身自由权!

  而现在呢?

  我出门,你们跟踪监视;

  我打电话,你们不准!

  今天出新斋门,你们不准;

  上强斋,你们不准!甚至动武,流血!

  我要去中央,你们不准!

  你们要犯法吗!你们要封锁中央吗?

  办不到!一万个办不到;

  现在我提出一个要求:

  誓死明天去中央

  你们可以派人跟著,但没有限制我行动的任何权利。

  如不答应,我于一九九六年七月五日晨六点零分起,绝食抗议这种非法的政治迫害!

  蒯大富

  一九六六年七月四日二十三点

  

  (原载:清华大学井冈山红卫兵宣传队编《清华大学蒯大富同学大字报选》)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