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平:摹状词指称的存在性和语境

admin 博盈娱乐 2019-09-11 15:02:10 4487

  

   摘要:斯特劳森正确地指出,罗素把限定摹状词的存在性预设当作存在性断定,进而把一个违反存在性预设因而没有真值的语句看作一个假命题,这是对预设和断定的混淆。笔者进一步指出,唐奈兰把由世界语境和交流语境造成的关于适合于摹状词的对象是否存在的差别,错误地归结为,在适合于一个摹状词的对象不存在的情况下关于该摹状词的归属性用法和指称性用法的差别。笔者认为,无论归属性用法还是指称性用法,只有在适合于那个摹状词的对象存在的情况下才有指称;关键在于,适合于那个摹状词的对象在不同的语境下可能是不同的。

  

   一、引 言

   在此,笔者要指出,唐奈兰关于忽视摹状词两种用法的批评只对罗素的摹状词理论较为适用,而对斯特劳森的摹状词理论并不适用。事实上,斯特劳森在其力作《论指称》(1950年)中清楚地注意到摹状词的这两种功能,而且先于唐奈兰指出罗素理论因脱离语境而混淆不同用法的缺陷。可以说,对于区分语词的两种用法即归属性用法和指称性用法,唐奈兰是步斯特劳森之后尘的,不过二者对这两种用法的理解不尽相同;特别是在适合于一个摹状词的对象是否存在与该语词是否具有指称的关系方面,二者的理论有着实质性的差别。这一差别首先在斯特劳森和罗素的摹状词理论之间表现出来。

  

   二、存在性预设还是存在性断定

   我们在前边已经指出,第一个假设只是罗素持有的,而不是斯特劳森持有的,相反斯特劳森十分强调语境的作用。现在我们要指出,第二个假设虽然是斯特劳森和罗素所持有的,但他们二人赋予这个假设的含义是有本质差别的。我们注意到,唐奈兰小心地用了两个词即“预设”和“蕴含”。应该说,“预设”是斯特劳森对这个假设的理解,而“蕴含”则是罗素对这个假设的理解。斯特劳森把罗素的这种“蕴含”更准确地称为“断定”(assert),以同自己那种特殊涵义的“蕴含”相区别。在笔者看来,虽然唐奈兰把斯特劳森那种特殊涵义的“蕴含”恰当地称为“预设”,但却没有充分注意到预设和断定之间的根本性区别,以致他把斯特劳森和罗素看作共享第二个假设。

   根据罗素的摹状词理论,使用摹状词的人虽然没有预设适合于该摹状词的东西是存在的,但却断定它的存在;对摹状词指称功能的消解就是通过把这一断定展示出来而完成的。对此,斯特劳森正确地指出,在日常语言中对一个摹状词的真实使用是预设了适合它的对象存在,而不是断定了适合它的对象存在;因此,罗素的摹状词理论是对摹状词的真实使用的误解。

   前面还指出,唐奈兰关于第一个假设对斯特劳森所做的批评是无的放矢的,而对罗素所做的批评斯特劳森已经先做了。现在我们要指出,唐奈兰关于第二个假设对斯特劳森所做的批评虽然不是无的放矢,但却是错误的。下面我们着重讨论有关第二假设的问题。

   第二个假设说的是:当使用一个限定摹状词时必有一个符合它的对象存在;换言之,一个限定摹状词所指称的对象一定是存在的,否则以该限定摹状词为主词的语句没有真值。我们不妨把这个假设称之为“限定摹状词的存在性预设”。这个预设确实是斯特劳森所坚持的。

   斯特劳森所说的特殊涵义的“蕴含”就是唐奈兰和笔者所说的“预设”。由于“法国国王是贤明的”这句话预设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蕴含“有法国国王”,所以当我们自然而然地回答说“没有法国国王”的时候,这并不是说“法国国王是贤明的”是假的,而是说这句话无所谓真或假,即没有真值。一般而言,一个语句的主词预设其所指对象是存在的,如果该对象不存在,那么这句话没有真值。这就是斯特劳森关于作为主词的摹状词的存在性预设。

  

   三、摹状词指称的对象必须存在吗?

   唐奈兰接着说,“命题(1)对归属性用法可能成立”,而对指称性用法不成立。“命题(2)的确是假的。在以指称方式使用一个限定摹状词的场合下,尽管没有任何东西适合所使用的那个摹状词,也完全有可能指称某个东西。”

   唐奈兰的这一结论听上去不无道理,但笔者要指出,这一说法是不到位的,或者,没有说到点子上。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无论对于归属性用法还是对于指称性用法,命题(2)都是成立的,关键的问题在于说话者的语境是什么。接下来的两节将给出关于这一观点的论证。

  

   四、对语境依赖论的扩展

   归属性用法和指称性用法对语境依赖性的区别是程度上的而不是有或无的。这一点斯特劳森注意到了,而唐奈兰却倾向于把这种区别看作有无的区别。

来源地址: